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逐意卫心_ 六十七:所见者过多-

时间:2021-05-24 18:1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旭梦心游小说逐意卫心 六十七:所见者过多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“二叔!”阳真献眼睁睁看着巨大的魔爪扑向阳义,偏偏自己无能为力。魔气纵横,犹如狂沙吹袭,巨爪尚未到阳义十丈以内无边气势已经浸染到他的身边。黑暗笼罩了阳义全身,不知是阴影渲染,还是魔气已经侵蚀到他的体内。

    面对着魔门少年排山倒海的一击,此时阳义连逃跑都无法做到。

    不过这更让人好奇,如此状态的他,还能怎么去应对。

    “轰!”巨大的魔爪狠狠抓下,当面刺穿了阳义的身体。鲜血立刻喷薄而出,将他的衣服染成血红色。但如此严重的伤势还不是最可怕的,魔气从伤口毫无保留地侵袭着阳义的身体,原本虚弱的生气此时更加萎靡不堪。长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尽数化为雪白,皱纹飞速在脸上堆积,混合眉心乌青色却无法让人恐惧,只是心生悲怆。

    韶华易逝,苍颜白首,空余长恨悲叹。

    但阳义没有真正老去,他还能做一些只有自己才能做到的事。

    只有他才必须要做的事。

    双臂猛然抱住了刺穿自己的魔爪,形同枯木的双手居然还能发出万钧气力,铁钳般牢牢抓住对方。黑障中少年现出身来,吃惊地望着阳义的举动。他没有想到阳义现在还有这等实力,几近生机枯竭还能让他动弹不得。被死死抓住的少年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,他不相信失去力量的阳义还能威胁到他,但联想起阳义一路上的表现,赫然察觉自己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!

    阳义从不是毫无准备的人。

    只要他敢于出手,必然有所收获。

    哪怕代价是,生命。

    “小二!不要!”阳天情赫然明白了阳义要做什么,雪白的眉毛剧烈抖动,歇斯底里的声音,已经预示了阳义的结局。

    一轮太阳,以最为耀眼的姿态出现在阳义头顶。前所未有的光芒,刹那时驱赶尽了所有黑暗,化无尽夜空为白昼。炽烈光线蔓延之处,所有的元气躁动不已,波动中产生了更为强大的力量,冲刷着最外层的阵法。没人知道阵法是在何时被破开的,事后所有人注意到时,原本围困他们的阵法已经灰飞烟灭。像艳阳融雪,循序渐进中一切自然水到渠成,在所有人注意到之前,白皑大地不知何时重归生机勃勃。

    没人注意到的原因,还有另外一个原因。光线照射到众人时,所有人都下意识躲闪。不论多强的境界修为,这种光线已经足够刺眼,令他们无法看清当中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而这是所有人一生中,所见的最为耀眼的太阳。

    隐约中,太阳下似有两道身影,在浓烈的光芒中浮动不定。二人相向而对,从远处看去,浮光雾影,有了一种梦幻的感觉。

    然后,太阳“吞噬”了两人,浮光流转,爆发出更为明耀的光华。

    高温热浪飓风般扑面而来,席卷了荒芜的大地。被吹起的土石,也被高温融为晶莹液体,在半空中缓慢凝固,焕发出七彩的光泽。

    随之,一片沉寂。

    硝烟退散,四处一片狼藉。所有人在地上东倒西歪,甚至还有人被吹出很远。钱为承半个身体都被尘土掩埋,看上去颇为狼狈。一开始他就被冲击波死死压在地上动弹不得,只能默默忍受着尘土一层层盖在他的身上。手下的卫道者更为不济,举目四望一个人也看不到了,不知是都被吹飞了还是和他一样被“活埋”了。不过以他们的修为不至于没命,钱为承也就稍稍放下心来,他最害怕的就是事情又被弄大。

    尘土飞扬,有微风吹过,谜障所经之处,如帷幔缓缓展开,揭露了原本神秘的面纱。模糊的事物重新变得清晰,让人可以一窥其全部。

    于神秘中见得真知,神秘可以让人期待,但剥去它的外壳,才知道里面是不是自己要的未来。

    两道人影,一纤细、一素洁,也在大地之上渐渐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“靖析......”雨梦清看到挡在自己身前的男子,忍不住轻声说道。看到他回来,她自然十分高兴。看到他之前被幡带走,雨梦清心中充满了愧疚和担心,她知道他的实力,但对方毕竟是称霸千年的“释魔”,如果......此时能看到他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,心中怎能不喜悦?

    可是他在现身的一瞬间,就挡在了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为什么雨梦清现在还能好好站在原地?因为丁靖析替她挡下了大部分冲击。

    “空间定位有点问题,回来的晚了些。”丁靖析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他说的是实话,在一个已经崩溃的未知空间,从万千位面中辨认归来的道路,简直难如登天。丁靖析耗费了极大的心神,才通过捕捉到的一缕雨梦清的气息找寻到空间节点得以抽身。只是他的时机也赶巧不巧,归来的一瞬间就看到了那轮爆发的太阳,也替雨梦清挡下了余威冲击。

    丁靖析的脸还是干净的,可是他转过身来,雨梦清才看到他的身上,早就伤痕累累。

    他总是这样,明明对一切不管不问,浑身散发着淡漠的气场,却总是默默做着一切事情。不需要别人的肯定和慰问,也不计较自己的付出,看似随心所欲的行为,无声的替她承担着一切,始终无怨无悔。

    雨梦清忽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,清丽美目涌动着一种特殊的光芒,一直看着丁靖析。

    丁靖析不明白雨梦清为什么要看着自己,但他注意到了雨梦清一身白衣已经沾上了很多污痕,乌黑的长发也被大风吹乱了,有一些黏在了她的额头上,不由得伸手帮她整理了下发梢。

    在这个过程中,雨梦清依旧一直看着他,未发一言。

    丁靖析被雨梦清看得有些异样,黑色的双眼忍不住眨了一眨,像是缓解心中的紧张。正好这时也替她整理好了头发,步子微微向后退了一下,稍稍拉开了些距离。这时他才注意到自己的状态也不是很好,破损的里衣和血贴合在身上,一道道伤痕裸露了出来,苍白的皮肤映衬着鲜红的血迹,好像白雪中开出一朵殷红花朵,只让人感到触目惊心。丁靖析又看了一眼雨梦清,从收纳之物中掏出一件和之前一模一样的棕色长衣,套在了身体外面。迎风招展的长衣长袖,包裹着他略显瘦弱的身体,年轻的他的背影,看上去有种说不出的苍凉。

    二人一前一后,静静站立。

    丁靖析什么也没有想。他觉得自己现在心情有些异样,但他不知道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。这种感觉并不讨厌,但自己始终说不出来,它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既然不知道,他也不再去想。

    雨梦清看着他的背影,注意到他披在身上那件从未换过的衣服,心中忽然起了一个念头,樱唇微动正要说什么时。

    “二叔!”阳真献的声音平地惊雷般突然炸起,丁靖析朝声音方向看去,只见阳真献挣扎着从碎石中爬出,双眼血红,疯狂朝着爆炸的中心处跑去。焦急的身影,一路上不知摔倒了多少次,华丽的赤袍上平添了很多污痕,骗的有些破破烂烂。“砰!”“砰!”又是两声轻响,阳天情和阳智紧跟着破土而出,二人面色铁青,一起纵身赶往了前方。期间阳智甚至还嫌速度太慢,用“两仪浑天盘”腾挪移动,冲向了阳义被烈日“吞没”的地方。

    三道人影,前后各异,都在用最快的速度,试图去寻找阳义的身影。他们在平日也许对彼此都有不满,但此时他们的想法,是相通的。

    “二叔!二叔!”阳真献到了爆炸的核心范围,举目四顾焦急的叫喊着。狼狈的身影,声音中甚至带了些哭腔。他还只是少年,如果不是曦族阳脉的少主,他这个年纪还是脆弱而欢脱的。一番寻找之下,他终于见到了不远处一道地面上的身影,又疯狂向着那里跑去。

    急速破空声传来,阳智先阳真献一步抢到阳义身边,飞快将他扶起。紧跟着阳天情也赶了过来,伸手握住了阳义瘫软的手臂,苍老的手搭在阳义的脉搏上,只是一瞬,白眉倒立而起,终究无奈垂下。

    “叔公,二叔他怎么样!”阳真献跑过来一下子跪在了阳义面前,眼神中带着最后一丝期待看着阳天情,等待着他的回答。

    但是阳天情,黯然摇了摇头,放开了抓着阳义的那只手,转过身站起,缓慢的迈出步伐,又离开了阳义身边。阳天情很清楚自己这个侄子,这时候他一定有很多话要和真献说,别人就没必要,再待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候。

    阳智看着三叔的行动,也明白了他的意思,长叹了一口气,把阳义教给阳真献,之后也去追赶阳天情的步伐。

    “三叔......”叔侄二人并肩前行,踌躇了些许,阳智欲言又止。他忍不住回头看了看,心说就这么让真献和二哥在一起不管吗?

    阳天情摇了摇头,表明了自己的态度,阳智于是什么也不说了。

    人在死前所需要的,不是多少人陪在身边。只要最重要的人还能聆听最后的话语,也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小四,你说小二他,可能活下来吗?”阳天情还是忍不住,声音颤抖着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明明心中已经有了答案,但这时,还是希望别人能回答自己。

    逃避着已知的事实。

    阳智还是聪明的,所以他没有回答,因为不想再增加三叔心中的悲伤。

    只是缓步中的二人,还是停下了。

    一男一女两道身影,挡住了他们的去路。四人在荒芜大地上两两对峙着,在烈风中,构成了一副独特的图画。

    阳智的面色陡然变化,不仅仅因为看到了说要杀死自己的女人,更是因为看到了,那个始终淡漠冰冷的年轻男子。

    丁靖析先注意的反而是阳天情,他觉得仅仅一刻钟之内,这个老人原本坚实宽阔的后背已经驼了下来,苍老了整整十岁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