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宋别_ 125 天生嗜血-

时间:2021-05-28 16:4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程锋破浪小说宋别 125 天生嗜血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高昌城南街,礼司驿馆。

    程洲一行七人被强行‘安排’住进这里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锡亚卡姆·觉鲁思把西州治理的还有点样子;就冲这个礼司驿馆来看,礼司对应的是大国的礼部,这个觉鲁思的野心还真不小。

    西州属官遵照觉鲁思的指令,把程洲七人和那五十名假扮商队伙计的宋军隔离。

    觉鲁思最倚重的参谋将军安可缇,也被派来驿馆中和程洲同吃同住,说这是为了更好的了解并照顾大宋使团的饮食起居。

    程洲暗自思虑:看来觉鲁思已经开始防备安可缇了,这等于是把他和咱们关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“阿爸,给点钱我买饴糖吃好不好?”

    刚刚吃完晚饭,桑杰就拉着程洲的袖子摇啊摇。

    “哈哈,羞不羞?你都十三岁了,怎么还喜欢吃饴糖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程洲无奈的拿出十几文大钱:“买了饴糖赶紧回来,别走远了啊!”

    “好诶——!”

    桑杰一把抢过程洲手里的钱币就跑出门去。

    驿馆负责监视的小吏,只管看住程洲这几名‘大老虎’,对这个贪吃的黑小子不屑一顾;放任他出去了。

    桑杰一溜烟跑到那五十名宋军居住的汉人商号,只见那里也有许多回鹘武士在围禁;他在这转了几圈,思索片刻就离开了此地,买饴糖去了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“看来这个觉鲁思还不死心呢!”

    折彦璋烦躁的在中厅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程洲出言安抚她:“彦璋,别着急啊;坐一会儿消消食。”

    张宪还是这几个人里脑子比较灵光的:“嘿嘿,他自以为现在可以两头待价而沽;就等着大宋和夏国往上提高筹码。”

    杨再兴放下手里的烤羊腿,现在只有他一个人还在吃。

    “程总管,我看不如俺老杨去捶那‘觉啰嗦’一顿;等他老实了,您再和他谈。”

    陆文隆听了这句‘觉啰嗦’,抚掌大笑:“哈哈哈······好个‘觉啰嗦’。番人狂悖,合当惩治;再兴此议,甚得我心!”

    程洲:······

    陆文隆你怕是看不到自己的外形还是咋的?你是个十五岁的巨大胖子好吧?还一天天的遣词用句考究的很,装啥小大人!你‘拽文’这个毛病啊,和你外形这个反差让人很闹心你知道不?

    程洲无奈了,指着杨再兴、陆文隆:“再兴你拿着烤羊腿回房去慢慢啃吧,文隆你也回房去,读了《全唐诗》再读《战国策》,争取成为一代文豪。再兴你监督他,全部读完了才准睡觉!”

    杨再兴和陆文隆大乐,两人打打闹闹、你追我赶的,飞也似的跑回房去了。

    程洲大摇其头。

    这时,驿馆外面突然一阵骚乱,渐渐的就有人喊叫起来:

    “走水、走水啦!”

    “督馆事,快叫大伙都过来救火!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、怎的就走水了?”

    “晚上黑蒙蒙的,我好像看见有三四个街浪仔转身跑远了,手上都拿着火星子!”

    督馆事很是愤怒:“要是让我查到是哪些个街浪仔,看我不剥了他的皮!”

    “还傻愣愣的看着我干啥啊、都赶紧的把人全喊来、给我救火去!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四个流浪儿气喘吁吁地跑到黑漆漆的街角,站住。

    桑杰和他们约好了在这里等着。

    “把火折子都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来,说好了的;每人给两块小米饴糖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,拿好;这是你的······诶,前面那个小丫头你慢点吃啊、齁到嗓子可难受呢!别急别急,嘻嘻!只要你们听我的,你们就天天有饴糖吃。”

    桑杰看着这四个小孩,大的**岁、小的只有四五岁;他想起自己当年也是这么一丁点小,每天朝不保夕、饥饿、绝望。直到程阿爸将他们几个小伙伴收拢起来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我带你们去饭店吃饭,想不想去?”桑杰摸摸兜里的钱银,胆肥了。

    “想!”四小异口同声的回答。

    桑杰小手一挥,豪情万丈的带领着四小出发。

    最小的那个小丫头谭妹还一蹦一蹦的喊着:

    “噢噢,吃换换、我们去换店吃换换咯!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驿馆里。

    程洲看看外面的情形,感觉时机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他先对张宪说:“张宪你出去帮着把风。”

    又转头小声命令道:“史进,上房。”

    史进对程洲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他‘跐溜’一声蹿出去、悄然踏住窗台,双手抓住窗棂、拧腰、卷腹,轻灵的攀上房顶;像鬼魅一样飘然而去,隐没在夜色之中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夏国使团住在高昌城最繁华的中街。

    这是一片联排的两层商住两用楼,楼房后面都有宅院,可住宿、可囤货。这里的房子,是高昌城里除红殿之外最高大坚固的了。

    夏国使团三个月前刚来时,可说是兵强马壮、耀武扬威。

    他们在张易欣的主使下,给了六家商户银子就强行把他们赶走,说‘等我们回夏国了你们再回来,到时候还是你们家的房子’。

    只是,自那天安可缇带着‘夜魔’首领唐易奎出‘任务’、一去不返之后,这里就空出了一半的房间没人住了。

    和亲副使沙仲琦正在房里辗转难眠。

    连着几天收到的坏消息都预示情况大大的不妙,今天听红殿里传出的消息:张钦使已经被宋国使团杀死。

    沙仲琦忧心忡忡:三个时辰过去了,张钦使还没有回来;而回鹘武士又堵住大门不让我们出去‘活动’,那这个消息多半是真的了。

    他已经在考虑是不是应该尽快撤退。

    觉鲁思这家伙贪心不足;他大概也知道了我们夏国现在江河日下、国力衰败,已经没有像以前那么惧怕我们了。目前这个状况,继续留在这里也没有意义了;还不如把嫁妆和公主们带回夏国,免得受辱!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嗷——!”

    “有刺客!”

    “哎呦、救我救我!”

    突然外面院落中一阵杂乱,呼喝声、惨叫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沙仲琦猛的冲出房间,待他赶到院里现场一看,不由得汗毛倒树、浑身发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世间有一种罕见的症状:有极少数人天生的想要吸血。

    这其实是一种先天缺乏微量元素的遗传疾病,概率只有几百万分之一。

    发病的时候也不是一定非吸血才行,有的只需要闻一闻动物的鲜血、或者吃点红枣之类的补补铁就缓解了。到中年以后因为身体新陈代谢减慢,嗜血病会自愈、症状逐渐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只是,这个人得有机会活到中年才行。

    在古代没人能解释这种令人惊骇的嗜好,于是就有了各种版本的‘吸血鬼’的传说。

    很不幸,史进就是这种罕见‘嗜血病’的受害者。

    作为在大宋历史上留下一行字记载的‘巨匪’(水浒108人里面只有五人在正史里有记载),史进一生要强:拒绝投降、拒绝功名利禄、拒绝合作,游走江湖快意草莽;最后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表面现象,其实史进的孤胆英雄生涯只是因为不得已的苦衷:‘嗜血病’。

    他没法交朋友、没法进体制、没法在人群中生活。

    只有程洲能吸收他、容得下他,将‘他人尽其才物尽其用’!

    程洲身边全是些怪胎,都是被现行体制所抛弃的失意人士。

    史进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发病,就会狂躁不安,想杀人、想吸血!程洲就刻意安排他执行去执行那些最暴力血腥的人物,比如上次由‘咬死’赵构。那次是没法携带兵器进康王府的,只有史进适合担当这最关键的一击。

    夏国和亲副使沙仲琦冲出房间,所闻到的浓烈血腥味道、所看到的恐*怖场景、所感受到的无边绝望······那个闪转腾挪的鬼魅身影是谁?他还是人吗?

    史进手中的双刀,跟西域弯刀很相似,弯的像月牙儿。

    使这种圆月弯刀,懂行的人是不会去猛劈猛砍与对方兵器硬碰硬的,最适合的招式是“正抹”与“反撩”。

    这样的好处是不会伤到刀刃,全是近身切割,会给对方的身体造成的长条形的开裂伤口,既长且深、特别瘆人。敌人短时间死不了,但是肌腱被割断,也没有反击能力,只能任血流尽、慢慢等死。

    这种残酷的战法造成的惨状,会给敌方同伴留下长久的心理阴影。

    ‘双刀就看走’。

    史进就在厮杀过程中不停的疾走、不停的变换脚步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重心压得很低,弯腰塌背近乎于佝偻、下巴离地面非常近,一般人很难长时间保持这种姿势,这需要长期艰苦的练习才行。

    史进个子并不低,但是一旦动起手来,敌人就会突然发现要弯着腰去‘找’他。

    史进就这样似灵蛇一样贴地游走,右刀正握、左刀反握;银光忽闪之间,夏国护卫们或肚腹被撩开、或腿弯肌腱被抹断,随着哀嚎声纷纷倒地。

    原先,夏国护卫听到呼喊很快就有三十人涌到院子里。

    可在这黑灯瞎火的夜晚,他们人虽然多,却不敢全力挥动兵器;四面八方全是自己人,很容易误伤亲友。

    史进就没有这些顾虑,反正面前全是敌人,只管一顿‘切割撩抹’、肆意发挥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“史进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还跟夏国人打成这样······没有礼貌啊你!”

    程洲指着浑身浴血的史进,痛心疾首。

    其实程洲看到这个肚破肠流的场景也很反胃,他总算是非常辛苦的忍住没有吐出来。

    一起匆匆赶来的锡亚卡姆·觉鲁思,才看了瞪眼看清楚,就赶紧转身跑到外面去吐了。他狠了狠心,又返回了血案现场。

    “程少卿,今晚的事,你能给个合理的解释吗?”

    觉鲁思很愤怒,浑身颤抖的指着程洲的鼻子质问:“夏国人跟你们宋国人一样都是我的贵宾,你放纵属下行凶杀人,你也太不把我这个本地亦都护放在眼里了吧?”

    程洲满脸诧异:“这可怎么说的这是?”

    “年轻人火气大、打架斗殴不是很平常的事么?”

    “您早就不是亦都护,已经是尊贵的高昌王了!高昌王您看看倒地的夏国人,还都在叫唤、挣扎呢。哈哈,根本就没死有打死人嘛!何况他们这么多人围殴我大宋使团一人,技不如人能怪谁哉?”

    院子中间,史进微微喘息着,仰头望天。

    那因为害怕而躲藏许久的一轮满月,此时才小心翼翼的从云层里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月亮有灵,她也害怕。

    难怪传说中满月之夜容易碰到‘吸血鬼’,这月亮确实会影响人的情绪啊······

    史进手中的双刀犹在滴血,他此刻的表情却是神圣庄严。

    看看世间的‘帝王君主’、‘领*袖伪人’,似乎真的杀人越多就越被人们尊重?

    人类都有潜藏的杀戮基因,这是千万年进化的本能。

    只需要某个特殊的时势环境,人类就会享受暴力(心理学研究,杀人犯回忆行凶的时候,有种极致快感,比高朝还爽)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程洲对‘红人’史进招招手,史进缓缓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觉鲁思和回鹘武士们都不由自主的退后几步。

    程洲稳稳地站在原地不动,他轻声的对史进问道:“你感觉还好吧?”

    史进惬意的‘嘘’了一口气,程洲看到他嘴里的牙齿还带着血浆。

    史进点点头:“这次应该能平静两个月。”

    程洲扫视一圈,地上三十名夏国护卫,窗台上还爬着一个将官模样的伤员。

    他转身对觉鲁思严肃陈述:“高昌王,我刚刚问过史进了;他说喝醉了迷路,误打误撞的走到夏国人这里。夏国人欺负她一个人,结果就打起来了!”

    觉鲁思听程洲说的如此轻描淡写,他又惊又怒,气的直哆嗦。

    “我说史进你也真是的,出手没个轻重!还不快快回去面壁思过?”

    觉鲁思惊疑难解:

    此地这么高的院墙,我还特意派兵在外面保护夏国人,竟然还是让你的属下轻易翻墙进去了——你程洲手下的能人也真多啊!那史进怎么从守卫眼皮底下溜进去的?

    他真的这么厉害、一人灭掉三十人?

    程洲眼角余光见那窗台上的夏国将官翻身坐起,他立刻诚恳的对觉鲁思深施一礼:“谢谢高昌王您深明大义,我们行事才能这么方便。”

    觉鲁思:“我——”

    他还没来得及反驳,夏国副使沙仲琦就破口大骂:“觉鲁思你这恶贼!狼心狗肺的杂碎——!”

    “我夏国好意与你结盟,送来公主财宝;你如果不愿意,为何不早说?”

    “我们千里迢迢赶来,你还故意陷杀我等,你等着将来夏国人把你全家挫骨扬灰吧、恶贼!”

    沙仲琦忿恨的吼叫着,还踉踉跄跄的举起九环刀朝觉鲁思‘挪’步;就他现在的伤势,根本一推就倒,对觉鲁思形不成威胁。

    程洲看了一眼安可缇。

    安可缇立刻大喊一声:“休伤我主!”

    他拔出程洲送给他的波斯弯刀,‘唰’的一刀就斩下沙仲琦的头颅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